第二十七章 严师

作者:一行白鹭上青天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格兰自然科学院最新章节!

    傍晚。

    沙陀罗、雷洛来到古博导师家里,似乎在为一会儿即将报告导师的好消息而紧张,两人坐在椅子上略显拘谨不安。

    古博导师还没有回来,无双长期在外,百灵外出采集标本还未回来,涟漪师母端来一盘奇异水果,摆放在两人面前。

    见到两人这般拘谨样子,涟漪一抹温柔之色。

    “看你们紧张的,你们导师又不是魔兽,还能把你们吃掉?”

    果盘中,是一个名为雷唇果的奇异水果。

    涟漪剥开雷唇果果皮,水果刀切成小块,用一个个牙签串好,放在果盘中递给两人。

    “谢谢师母。”

    沙陀罗接过果盘,看向雷洛示意道:“师弟,你还没有尝过雷唇果吧?雷唇果只有在每年冬季的时候,在荆棘森林深处的血狼谷才会诞生一些,并且很快就会被附近雪狼争抢吞食一空,因此每颗都价值连城,皇家科学院前些年费尽心思才成功移植了一颗果树,如此学院才会每年分给导师几颗果实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听闻这个从未见过的果实竟然如此珍贵,雷洛好奇心大起,轻轻拿起一根牙签。

    看着牙签上的乳白果肉,在涟漪和沙陀罗笑盈盈注视中,雷洛轻轻放入口中。

    吱啦!

    猝不及防的麻痹感,在雷唇果接触到嘴唇的刹那,仿佛被一束雷霆击中,并迅速蔓延至全身每一个细胞,雷洛瞬间感觉整个身体都在难以言明的痛苦与快乐中颤栗着,上下牙“嘚嘚嘚”打颤着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短暂一瞬,仿佛已经过了几天,雷唇果失去效力,化为醇香液体顺着嘴唇流入喉咙,雷洛却感觉自己豁然身体一轻,难以形容的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“师弟,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相比之下,沙陀罗已经能够若无其事承受雷唇果的刺激。

    “这,这也太神奇了!世间竟有如此神奇果实,大自然生命进化实在太神奇了,难怪学院会费尽心思移植一棵果树!”

    雷洛已经学会了学者的赞美语言。

    涟漪师母轻盈优雅笑道:“好好努力,你导师的好东西多着呢,以后都是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被涟漪师母这般一说,雷洛想象着一会儿将要告诉导师自己的好消息,已经完成基础启蒙,届时导师会对自己的认可称赞言语,内心忍不住激动起来,仿佛比雷唇果更加美妙的快乐!

    导师绝对想不到,自己竟然能在短短一个月内,便完成了基础启蒙!

    想到这里,雷洛内心不免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吱呀。

    豁然,屋外院落栅栏木门声传来。

    沙陀罗、雷洛两人不约而同,本能从木椅上触电般站起,恭敬望向门外。

    涟漪师母见到两人像老鼠遇到猫似得模样,摇头笑道:“行了,你们的导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打开屋门,涟漪看着心事重重的古博,温柔轻声道:“沙陀罗和雷洛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古博抬头,看了眼大厅拘谨站立的两人,没有多说什么,“恩”了声,算是回应,自顾自走进书房。

    沙陀罗、雷洛两人大气不敢喘的跟在导师身后吗,来到书房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古博一进书屋,便背对着两人,在书架上寻找着什么,头也不回询问着。

    雷洛和沙陀罗对视了一眼后,雷洛抿了抿唇,没有说话,沙陀罗则一字一句恭敬道:“导师,小师弟已经完成启蒙课程,可以跟随授课导师,和这一届的学员新生们一起学习基础学术课程了。”

    雷洛死死的低着头,耳朵、脖子根,通红一片,腼腆之色。

    似乎得到古博导师的称赞,便是雷洛在这个世上最烈性的兴奋剂!

    正在寻找书籍的古博,稍稍停顿了一下后,继续在书架上忙碌起来,仍旧是头也不回,古博平淡道:“已经有学术意识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沙陀罗认真回应。

    “恩,我知道了,明天早上再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古博声音十分平静,似乎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,甚至没有一丝波澜。

    雷洛难以置信,期待兴奋迅速被无法理解代替,仿佛从头顶泼来一桶冷水,浇灌全身,瞬间退去所有的火热期待,抬起头,看着正在书架前寻找书籍的导师,望眼欲穿的渴望,彻底被委屈失落淹没。

    自己努力的成果,得到的,却只是这么一声回应。

    终于,古博从书架上找到了一张发黄的兽皮卷轴,换换取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《通灵献祭》,人类白化病患者的肢体器官,属于高等巫师的通灵祭品,近些天学院连续发生多起针对白化病患者的凶杀案,看来又有巫师潜藏进来了……该死的老鼠,还以为这是你们正面对抗教会的黑暗时代吗!”

    森森喃喃自语着,古博似乎已经彻底忘记面前站着的两个弟子,坐在椅子上,专注研读起兽皮卷轴。

    雷洛抬起头,眼巴巴望着书桌前已经彻底沉浸入兽皮卷轴内容的古博导师。

    察觉到自己的衣角被二师哥轻轻拉扯,雷洛转头望去,二师兄抿着嘴唇,微微摇头,示意雷洛跟随自己离开房间,不要再打扰导师。

    沙陀罗自是理解雷洛的委屈,他也自己同样痛苦。

    本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导师,让导师开心,导师的开心便是自己最大的快乐,却没想到只是这般淡漠回应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雷洛,自己也是一样!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不论自己多么努力,却永远无法得到导师的认可,而同样的事,无双只要随便应对,能完的永远比自己优秀完美,让导师为之骄傲,自己永远活在无双不可俞越阴影下的配角,一次又一次的失落绝望。

    导师的内心,已经彻底被无双占据。

    任何成果,只要没有超过无双的成就,得到的便永远只有导师的淡漠和批评,不论过程是多么努力。

    沙陀罗轻轻关上书房的门,仿佛这扇门就是最美的女人,让他用尽一切心思对待,生怕打扰到导师的沉思,拉着雷洛衣服轻轻离去。

    “唉?沙陀罗,雷洛,怎么这么快就走了,一起吃晚饭啊!”

    正在做晚饭的涟漪,从厨房走出。

    “呃?不了,师母!师弟还有一个重要的知识没有理解,刚刚已经请教了导师,还是先回去教导师弟这个知识吧,免得我一会儿也忘了,呵呵呵。”

    沙陀罗憨厚笑着。

    涟漪看着低头不敢正视自己的雷洛,心思巧妙细腻,顿时明白了什么,瞪了对自己说谎的沙陀罗一眼。

    沙陀罗也不禁收敛起憨厚,缓缓低下头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好吧,学习重要,过两天百灵回来,我再叫你们。”

    涟漪叹息着,拍了拍沙陀罗和雷洛肩膀,母亲般轻轻拥着两人,慰藉着两人心灵,缓缓目送两人离开。

    待雷洛和沙陀罗彻底远离,涟漪怜悯叹息顿时变为了气愤,推开古博的书房木门,正在研读兽皮手札的古博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涟漪道:“沙陀罗被你收为弟子快二十年了,受了多少委屈你一点都不知道吗?他有什么错!难道没有无双优秀就是错误吗!现在好了,又多了个雷洛,难道你的心里只有无双一人吗!”

    古博哼了一声,把兽皮卷轴扔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我不只是他们的导师,我还是学院的教导主任,返祖克隆学术研究领域的缔造者!只是取得了一点小成就,难道还要我像奶妈一样,再后面不停的去称赞鼓励吗?这难道不是他作为一位合格学者,应该完成的吗!”

    古博怒道:“探索进化奥义的路,从来都是自己走出来的,不是靠别人鼓励来的!标本没有堆成尸山,解剖台上没有流出血海,实验室下不是白骨荒原,没有打破一切阻碍的探索勇气,就永远只是一个三流学者,一个长不大的侏儒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涟漪已经不知道再说些什么,只是直勾勾看着古博,房间霎时间变得无比安静,只剩下“咕咚”、“咕咚”心跳声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哈哈哈哈,都老夫老妻了,别生气嘛,行了我知道了,以后我会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儿后,古博颇为尴尬的笑着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