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七章

作者:一行白鹭上青天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格兰自然科学院最新章节!

    半个沙漏后。

    就像魔丘族长黑爪所说,由于三层大部分能量循环系统已经被破坏,修复黑须耗尽了能量,雕像守卫得不到修复,终于被众人联手,一个接着一个彻底摧毁了。

    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学者们拿出能量晶石,缓慢恢复着。

    “喂,里面还有没有什么危险?”

    奎取出了一件熊皮大衣,披在身上,双手环抱,狞笑着看向魔丘族长老。

    对于别人而言的激烈战斗,对于他充沛的精力而言,不过是刚刚完成热身运动而已,似乎还不太满足的样子。

    黑爪拄着权杖,面色沉重。

    “里面有一种更危险的东西,不过我们已经找到了应对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竟是紫炎开口询问道。

    虽说众人和这些魔丘族合作,但也仅仅是见机行事而已,几乎没人真的相信这些毛茸茸家伙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也说不出它是什么,只知道它从不会离开里面,一旦出现灯光,它将变得非常强大,但只要不开灯,在黑暗中它就无法发挥任何能力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诧异之色,相互看了眼。

    显然都无法推断出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。

    黑爪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这个请诸位放心,关闭能量核心的事,就交由我们魔丘一族完成吧,族里的一些小家伙已经能够很好的适应黑暗。”

    不过作为各大公国的探索者,便是相互之间也有诸多猜忌,更不要说对这些异族生物了。

    万一这里面并非对方所说,只是单纯的能量枢纽核心,有什么众人所不知道的危险装置,岂不是危险了?

    紫炎眉毛轻挑,看向一旁的【冰河咆哮】白七。

    白七单从外表,很难看出性别。

    皮肤白嫩细腻,身材也较为单薄,手持一把冰晶羽扇,轻轻扇动着,之前作战时的发挥,在众人中仅仅算得上中规中矩而已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合作,我们探索者怎么可能因为危险就退缩?这样吧,我们这边采取自愿的形式,和魔丘族诸位一起探索,看看有谁愿意。”

    黑爪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嘱咐了一下愿意去里面探索的人,诸多注意事项,一定不能打开灯光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片刻后。

    雷洛动用X面具猎杀印痕,在前面小心翼翼探索的魔丘身上,标记了一个只有自己才能看到的X光痕。

    【全析之眼】美雅没有一起进来。

    当众人看到雷洛竟然愿意进入里面探索的时候,流露出许些惊讶,却也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最终只有【毁灭者】奎、【冰河咆哮】白七、【织命者】配什密斯,代号X雷洛、古月家族一男一女代号【雷鸣】、【润风】,以及戴着青铜面具的神秘男人,代号【咒师】,选择跟随这几只魔丘进入行政大厅。

    “咒师?”

    雷洛不禁想起了月之痕空间节点中,曾与一位名叫米粒的女孩短暂交际,她的家族在两百多年前,曾经诞生过一位伟大的催眠师,似乎也叫咒师,具有能够控制梦境引到梦游,让受术者永远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呃,只是巧合,还是认识这位咒师?”

    大厅内十分寂静。

    地面布满了灰尘,诉说着尘封的历史。

    杂乱的装饰废墟中,不难看出这里曾经的繁盛文明。

    魔眼金字塔,一层是地下垃圾处理、能量循环供给处,二层是古兰妖精的居民生活区。

    三层则是各种公共区域,位于金字塔的最中间部分。

    而这个行政大厅,则是金字塔的最核心区域,的确很有可能是能量枢纽,与五层的控制中心相辅相成。

    建筑通道内,光线越来越暗。

    这里似乎被某种力量屏蔽了外面的光线,众人只能听到低沉的呼吸声和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能量枢纽在地下二层,大家记住,不论发生什么,只要不照亮灯光,那个东西就无法发挥任何能力,这是我族经过多次探索尝试后发现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魔丘探索小队的头领,反复叮嘱着。

    雷洛还好些,前面的X光痕就是最大的引路者,奎似乎能够凭借敏锐感官进行声音定位,剩下的几人则有些不太适应这样的黑暗环境,一路上磕磕碰碰,但作为同一届的精英学者,几人并没有胆怯。

    “前面就是地下地下一层的通道了,大家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如果说楼上空间还隐约有些亮光,能够看清地形的话,那么这条通往地下的通道,则是彻底的漆黑。

    众人望去。

    黑暗通道竟有一种要将众人灵魂吞噬掉的深邃感,仿佛深海中,看不见底的黑暗旋涡。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一阵诡异凉风,从通道吹出。

    走在前面的人,身上不禁泛起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随着雷洛等人身影渐渐没入漆黑通道,除了雷洛和奎外,众人只能凭借相互之间隐约的能量感应,行走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“桀桀桀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黑暗中。

    突然传来一阵诡异的干哑笑声,在这诡秘压抑的氛围中,委实突兀。

    雷洛能够清晰感受到,前面的魔丘和探索者们,几乎所有人身体都不由自主颤栗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不要理会这些干扰,只要没有灯光,那个东西就无法发挥任何能力。”

    话虽这般说,但它颤抖的声音却出卖了它。

    “陪我玩玩呀,嘻嘻嘻嘻。”

    雷洛身边两米处,传来了个小孩的稚嫩声音,充满了童真的渴望。

    只是最后的嘻嘻笑声,却是有些过渗人,像是笑到一半,突然被一个将死老头代替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呃?能够说人类语言,也就是说,这个东西它接触过人类,或者是某种直接影响精神思绪的东西?”

    雷洛平静的声音,在黑暗中传出。

    咕嘟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狠狠吞了口口水,走在最墙面的光头奎却是一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管它是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觉得,这是一种诅咒,对这个地下二层空间的诅咒。”

    【冰河咆哮】白七接话道。

    雷洛道:“也可能是受到这个空间某些奇特规则影响,进化出的奇异生命,否则为什么会有光线和黑暗联系?”

    “你来自格兰自然科学院?也只有那些进化奥义学者,才会去深究各种怪诞生命的生存形态方式了。”

    雷洛心中一凛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【织命者】佩什密斯,却传来僵硬话语。

    即使在黑暗中,雷洛仿佛仍能够看到他没有任何表情的扑克脸。

    “这个年代,各大学院早就摒弃了各自独立专研的落后思想,威尔兰学院的学员很多人选择了自然规律、进化奥义、人体奥秘学术,精神心灵学术专研者越来越少,难道西兰自然科学院没有研究进化奥义的学者吗?”

    “嗯,说得有些道理。”

    经过这段小插曲,众人弥漫的紧张压抑气氛,也随之削减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啊!救我!!!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哭泣声从身后传来,并伴随着“咔嚓”、“咔嚓”啃食声,众人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我们队伍里,应该只有两个女人吧?”

    光头奎回头道:“喂,都还在吗?”

    古月家族润风低沉道:“声音听起来很年轻,让我不禁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,真怀念啊。”

    【冰河咆哮】白七冷冷道:“我就算死也不会发出这种低贱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奎嘿嘿粗鲁笑道:“这么说,不是我们的人了?嘿嘿嘿嘿,其实仔细听听,牙齿咀嚼骨头的咯吱声,凄惨空桶的逼真叫声,弱者的悲惨叫声还挺好听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她在这里继续叫吧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