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七章 无名(下)

作者:一行白鹭上青天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格兰自然科学院最新章节!

    小半个沙漏时间后。

    隆隆隆隆!

    随着广场高空的魔眼不断剧烈收缩,四面八方能量阴云旋涡向魔眼汇聚,剧烈能量波动引起整座魔眼金字塔的震荡。

    能量云层消失。

    一道道太阳光光线突破云层,照入魔眼金字塔五层的广场平台。

    呼哧,呼哧,呼哧……

    破顶的蘑菇城堡二层大厅内,咒师低沉喘息着。

    青铜面具已经不知道丢在何处,露出一张中年男人的菱角分明面庞,身体浮现出密密麻麻黑色鳞片,却已残缺不全,宽袍下的右手不住颤抖着,流下了一道血柱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三名戴着黄金面具的降生者,则都已经成为扭曲的尸体,死状极其凄惨。

    像是被某种强大的力量生生拧成了麻花。

    “哼哼。”

    喉咙深处发出的傲然轻笑,他抬起头,看向天空那个缓缓飘落下来的身影。

    无名落在咒师对面,看了眼三名扭曲的黄金面具尸体。

    “想知道人类历史真相吗?”

    咒师喘息狞笑着,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最后胜者。”

    无名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咒师就地而坐,随意摘下一旁尸体上的黄金面具把玩着。

    “我们人类,其实并非这个世界的生物,而是来自于一个名为欧洛拉的世界,只不过古人类在一次探索过程中,时空堡垒发生意外,坠落到了这个世界,但我们和这个世界低贱的土著生命,仍有着本质区别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无名稍稍愕然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八百年前白尼文斯的《日心说》,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真的,我也不知道,但至少教会的《光明盛典》纯属一派胡言,不过是光明神收集信仰的工具!所谓光明神,不过是背叛了高贵的人类身份,背叛自己的家族使命,为了得到力量不惜沦为土著的背叛者,神这种东西,不过是一些愚蠢生物所追求的力量方式而已!”

    无名稍稍来了一些兴趣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光明造物主背叛了古人类探索者,他不想回到欧洛拉世界了,缔造了现在的欧洛拉光明大帝国?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咒师眼中流露出憎恨、愤怒和讥讽。

    无名却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获得力量的手段不分高低贵贱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你出生在这个世界,认为这个世界才是自己的母星,甚至已经习惯了能量磁场遭受世界磁场的排斥,学会了利用灵魂媒介融入世界磁场的手段,让这个世界接纳你!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是高贵的人类!一旦那些能够沟通世界法则的恐怖生命苏醒,察觉到我们这些入侵者,他绝不会放过我们!否则你以为光明神为什么一次次尝试打通夜幕之地?不就是想要参与到大陆中心恐怖生物的诸神之战中,防止那些恐怖的生命苏醒吗!”

    恼怒过后,咒师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渴望得到力量吗?”

    咒师声音充斥着诱惑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能够利用日月魔眼,召唤出熔炉沙漠中的黑暗魔眼金字塔,打开古人类探索者摩羯大公的封印,联系到欧洛拉世界,你就将获得真正强大强大的力量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无名眸中多出一丝渴望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夺走日月魔眼,自己去打开摩羯大公封停?”

    咒师看向无名,像是在看一位出众的晚辈,那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欣赏,似乎在他的身上,看到自己曾经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哼哼!因为我很欣赏你!”

    咒师想要像对待杰出晚辈一般,右手拍在无名的肩膀,却被无名避开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,那边还有一位学者,阁下还没有处理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咒师缓缓转过头,当他看到那个仿佛被一层月光笼罩的黯淡身影后,双眸瞳孔骤然一缩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城堡二层,怎么可能还有一人!!!

    竟然能够隐瞒过自己的感知?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时候来的这里?”

    控制中枢的操作台上,被一层淡银色月光笼罩,雷洛仿佛一团朦胧不清的影子。

    双眸视线平移,雷洛看向咒师。

    “失去了魔眼,这座金字塔正在哭泣,它已经意识到自己在走向死亡,我必须要抓紧时间学习月引潮汐和月影之触知识,如果打扰了你,我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咒师双眼微微一眯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说得话,你都听见了?”

    雷洛能够听出他的声音,有些不善。

    无名则饶有兴趣看着这位神秘的X。

    “我很想说自己没听见,可是估计你不会相信,然而事实是我真的听见了,并且和这位无名不同,我对这段历史很感兴趣,对于欧洛拉母星也很感兴趣,如果有机会走出这个世界,我一定会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,那可真是抱歉了呢。”

    咒师一步步向雷洛走来,面色阴森。

    “事关摩羯大公,关乎到黑暗世界和人类的未来,所以只能请你为全人类做出一些牺牲,永远的闭上嘴巴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咒师竟流露出一抹慈悲怜悯,仿佛自己乃是人类的救世主,对雷洛进行了宣判。

    “请你去死吧,未来人类,会永远记住你的奉献。”

    淡银色月光笼罩下,雷洛张了张口,终究却只是摇头一笑。

    “为全人类做出一些牺牲?这倒是很符合黑暗世界作风。”

    雷洛声音很平静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二层城堡顶窟窿处,照进来的太阳光。

    “可是刚刚的战斗,已经让你状态处于低谷,连真身也被打成这样,恰好我正处于前所未有的实力巅峰,你的胜算实在不大,我劝你还是不要用武力解决问题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,是么?”

    黑色身影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1024夜之守护盾蔓延出惊人的裂纹,雷洛却并未像曾经那般弹开,只是静静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反倒是咒师自己,难以置信中倒飞了出去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刚刚的感觉,自己的力量仿佛落在了一团棉花上,被吸收后又弹了回来,自己遭受到自己的力量攻击!”

    咒师注视着1024夜之守护盾上,包裹的一层淡银色光华。

    “精神力的某种利用方式?”

    咒师低笑称赞一声后,真身的黑鳞龙爪上,黑色火焰渐渐变化为一柄大剑。

    雷洛自是知道这柄黑色火焰大剑的可怕。

    刚刚他便是利用这些黑色火焰,将第二个天使降生兵器击杀。

    咻……

    一枚不起眼的气泡,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“嗯?气泡?”

    察觉到气泡术的攻击强度,别说自己正处于黑龙真身状态,即使寻常状态,这种程度的攻击,也不会为自己带来任何伤害!

    诧异过后,一声冷笑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完全不在魔心之下的速度,却拥有几乎可以忽略基础学术的强大体魄,黑色影子体表被黑色火焰笼罩,竟形成了一头迷你的远古黑龙,散发出令人颤栗远古龙威,一往无前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黑色火焰中,1024夜之守护盾仿佛高温中的玻璃,渐渐软化。

    黑色火焰涌入守护盾中,落在肌肤上,沿着毛孔渗入体内。

    “果然,很强。”

    似乎受到这些古寂、荒诞、扭曲的气息影响,雷洛的灵魂精神力发生变异,连思考模式也变得截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情绪中多出了一丝淡漠,也变得更加理性。

    “这种死亡方式,真是超乎想象的痛苦啊。”

    此刻雷洛,竟将自己当做了一具标本,以最直观的方式,默默体会着自己的死亡过程,令人发指的残酷理性。

    “那就让你痛快点吧!”

    咒师手中黑色火剑插入雷洛胸口,同时也注意到雷洛轰来的炎龙咆哮魔杖。

    但他对于自己的魔导抗性拥有绝对自信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黑剑插入雷洛胸口,黑色火焰从雷洛七窍喷出。

    黑龙真身面旁,獠牙嘴角一抹残酷邪笑。

    “不过如此而……呜,咳咳咳咳!”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咒师脸色大变,“已”字卡在了喉咙,黑龙真身竟“嘭”的一声溃散开来。

    咒师难以置信看向自己胸口处的魔杖,不住咳嗽着,生生把胃里的酸水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自己强大的体魄和魔导抗性,竟因为这柄魔杖一击,遭受到创伤?

    喘息了几下,压住伤势,咒师脸色重新恢复,却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看来这人并不简单,身上似乎有什么秘密,不过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以你现在的状态,没有任何胜算。”

    雷洛冰冷的声音再次传来。

    沉思中的咒师悚然一惊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!!”

    他一手按着胸口处的伤势,像看着怪物一样看着雷洛,毛骨悚然道:“我就是这个世上最强大的催眠师,没有人能够再通过精神幻觉影响到我!”

    还有三十七枚月痕。

    雷洛却没有废话的意思,X面具下一丝淡漠,紧接着在咒师和无名双目爆睁的难以置信中,蘑菇城堡的漏洞处,一只暗红色眼睛,缓缓睁开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!”

    暗红色毁灭光柱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咒师速度虽然已经快到极限,却仍然遭受到太阳之眼毁灭光柱波及,当他出现在城堡阴影中的时候,看着自己的左半边身体,那种记忆中已经变得陌生的灼伤痛苦,瞬间蔓延至全身。

    痛!

    剧烈的痛苦!

    “不管你是什么,都给我死吧!!!”

    激活血脉真身最强之力,幻化成一道黑色炎龙冲击!

    他正是以这种力量,以一敌三,以雷霆手段灭掉第一个黄金面具天使降生战斗兵器时!

    黑色炎龙再次将雷洛淹没。

    黑色火焰中,咒师凝望着那个平静面对自己死亡的家伙,X面具下甚至没有一丝情绪波动,这种被绝对理智充斥的淡漠,竟让他感受到了一股恐惧。

    他仿佛看到了自己曾经遭遇过的某个学者。

    同样是这样理性到极点的淡漠,对于很多事情都不太感兴趣的样子。

    然而一旦涉及到自己的专属研究领域,便会彻底狂热起来,令人颤栗的疯癫残酷。

    自己曾经最得意的一具分身,一具古代秽魔的分身,被誉为带来死亡与噩梦的传奇生物,竟被他封印后,像只小白鼠一样摆在解剖台上,一点点的活生生解剖了!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精神恍惚中的咒师豁然低头,看向自己胸前伸出的火爪,难以置信回过头。

    咒师怔怔的看着无名,嘴角淤血流出,身体不住颤抖,死死按着无名想要抽出的火爪,虽然没有说话,眼睛里却充斥着他愤怒质问。

    “你很欣赏我?黑暗世界首领之一?哼,不过是教会下的丧家之犬,你太自以为是了!”

    无名神色淡漠,静静注视着咒师,苍老的容颜上,豁然流露出一道不屑讥讽。

    “力量这种东西,我会通过自己的努力争取。”

    说着,无名猛的抽出火爪。

    咒师分身的尸体,“嘭”的一声倒在地上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