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九章 污染区域

作者:一行白鹭上青天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格兰自然科学院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七天后。

    蓝天,白云,荒古大山,原生态族群,以及种种神秘传说。

    一路上,除了暮光精灵和鹰身女妖,雷洛还见识到了许多在人类领地不常见的异族,也渐渐适应了横断山脉的气息旋律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随着雷洛与老怪物越来越靠近目的地,周围的氛围也似乎渐渐变得不同了。

    面色严肃,雷洛来到一棵古木旁。

    雷洛凝视着古木上,淡蓝与苍白混合的癌变结痂层。

    随着不断靠近变异区域,雷洛的草木精灵体质,已经无法再听到草木的声音,这些遭受污染的植物,似乎正在承受着巨大痛苦,并对自己怀着一种深深的恶意。

    古木上的结痂层,颜色不断变换,仿佛水波般,十分诡异。

    雷洛用手术刀刮下了一些粉末。

    “大师,周围森林的变异越来越多了,但却并非是畸形的变异,而是趋向于另一种生态环境的变异。”

    柯里昂手中,则拿着一颗红酸果。

    这是这颗酸果,竟然长出了个小嘴,将一只小蜥蜴吞了进去,只露出后肢和尾巴,还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确实越来越像夜幕之地的环境了啊,桀桀桀桀,这里只是污染的外围辐射区域而已。”

    雷洛深吸口气。

    “血衍邪神,竟有这样的力量?竟让如此辽阔的森林,发生如此大规模变异?”

    老怪物将手中酸果扔到地上。

    泥土中的微生物活性,似乎也变得极其惊人,肉眼可见速度,这颗果子仿佛融化的冰块,渐渐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用人类的眼光,去看待星幕之地外的生态体系,星幕之地不过是人类发开出的一块适宜生存温室而已,这个世界远不像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,学者们对于这个世界知之甚少,就连对于夜幕之地的了解,也仅限于表面上的生物标本而已,它们内在的生态规律自成体系,与人类截然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天来,老怪物对于雷洛的教导,让雷洛收获匪浅,尤其是对于生物本质的认知和解剖学,以及生态食物链的认知。

    “自从收到那个巨魔老巫医的标本和信件后,我就基本肯定这里是血衍入侵了,既然我们人类可以一次次的十字军远征,那些生物和巫师勾结,反过来入侵人类也是理所当然。”

    雷洛深吸口气。

    每一次的十字军远征,都是教会的一次信仰宣传,欧洛拉光明大帝国聚星幕之地全人类之力的出击。

    为了获得信徒们的支持,教会一直在以各种方式宣扬夜幕之地邪恶可怕,渲染成魔鬼的代表。

    但随着一次次远征,星幕之地学者们,却逐渐了解到一些本质。

    它们就仿佛已经灭绝的古兰妖精。

    在这颗星球大灾变后诞生,顽强适应了这个世界的环境后,繁衍下来,并且和人类统在星幕之地统治诸多异族一样,血衍魔统治的夜幕之地,也有数不清的各种生物族群。

    但与人类对待诸多异族的方式不同。

    血衍魔们对待异族的方式,就像古兰妖精对待上古诸族,人类对待牲畜一样,是完全的圈养和剥夺,那是食物链生态体系赤+裸裸的压榨和掠夺。

    虽然因为夜幕之地与浩瀚大海阻隔,以及教会下的统治,学者们对于这个世界知之甚少,但学者们基于夜幕之地和古兰文明推测这个世界的生物们,很可能遵循着最原始的食物链残酷规则。

    弱肉强食,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。

    没有所谓的文明和道德约束,只有生物最本能的残酷和野性。

    他人即地狱!

    雷洛跟随老怪物,继续向前走着。

    一路上,周围的生态体系正在发生巨大变化,生物正在逐渐变得原始、残酷、血腥。

    天空中,渐渐开始漂浮起一丝若有若无红色雾气。

    就仿佛日月魔眼金字塔一层,充斥着不详压抑,难以喘息。

    到了这里,生物的形态,已经与横断山脉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前面传来战斗声。

    那是一棵横断山脉常见的老松树,只是此刻这棵松树的叶子,已经变成了血红色,更可怕的是,它的树枝上竟然长满了动物的脑袋,甚至还有几个人类佣兵的脑袋!

    “恐惧树!!?”

    雷洛失声惊呼。

    相传在三千多年前,荆棘森林深处的一棵远古死亡树发生了变异。

    一夜间,将它所庇护的某个小部落屠杀得干干净净,并将它们的头融入了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这棵恐惧树拥有了移动能力,不断掠杀着它所见到的一切智慧生物,将他们的头作为自己的器官,逐渐进化出难以置信的诡异强大力量,成为了荆棘森林中流传最广的梦魇。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眼前这棵恐惧树,大约只有三十几米高度,远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怕。

    “我妈最爱我,你们也将成为我妈的一部分!”

    恐惧树树枝上,那颗人类头颅的话语、表情、似乎仍像生前一样的自然,腔调有些怪异,只是他的意识,却已经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一队佣兵正在和这棵恐惧树战斗着。

    “这究竟是什么怪物!”

    弓箭手惊恐之色,不断射出箭矢。

    “魔法师阁下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佣兵小队队长,是个粗狂汉子,重剑砍向袭来的树枝,另一只手扔出火把。

    却见这棵恐惧树体表,分泌出了一层红色液体,仿佛鲜血般腥臭,或者就是鲜血,混乱中谁也没有心思去观察这些细节,关键的是,它根本不怕火焰。

    与其说它是一棵树,不如说它是一个长得像树的怪物!

    这是一个标准的佣兵小队,两名重剑战士,一名弓箭手,一名侦查刺客,一名魔法师。

    魔法师是个二十八九岁的女孩,虽然仍保持着镇定理智,但脸色同样苍白。

    挥动手中魔杖,一只火鸟飞出。

    周围若有若无暗红色雾气,似乎对于火焰能量具有一定抑制作用,火鸟落在巨树身上后,只剩下了一点火星。

    “千万不要被它缠住,那些脑袋是它吞噬的人类,它能够读懂食物的思想,成为它的一部分,它很可能是受到某种东西污染的变异树怪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怪物,我可不想自己的脑袋长在它的上面,我情愿去死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女弓箭手被一根树枝抓住,吊在了半空中。

    她尖叫着,不停的挣扎着,抓住自己脚踝的树皮上,竟伸出一根根仿佛头发丝的红色血管,刺入她的体内。

    “杀了我,快杀了我!呜呜呜,我不想成为这种怪物!!”

    女弓箭绝望尖叫着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!

    众人身体莫名一僵。

    仿佛坠入无底冰窟。

    眼中世界只剩下了最单调的黑与白。

    时间仿佛变慢,半空中,滴落的血液速度越来越慢,一分为二,二分为四,四分为八,越来越小,直至被那充满寂静黑暗的幽光,彻底吞噬。

    时间仿佛静止,冻结的灵魂失去思考能力。

    一个佝偻人影,缓缓走向怪树。

    佝偻老者脚下的泥土,烟丝般的暗红色触须,“噗”的一声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他缓缓抬起手掌,

    布满黑暗幽光的手,伸向表层布满臭暗红色粘稠液体的怪树树干。

    咕咚、咕咚、咕咚……

    当枯瘦苍老手掌收回后,抓出了一颗心脏。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,这是一个虫巢,只是会像心脏一样跳动。

    “桀桀桀桀。”

    阴森笑声,枯瘦苍老手掌猛的一捏,心脏“嘭”的一声爆炸,数不清的米粒大小红色虫子,密密麻麻洒落。

    这些虫子,似乎有些不太适应外面的空气,在地上稍稍蠕动后,便僵硬下来,变成了石头!

    受此影响。

    恐惧树表层的暗红色粘稠腥臭液体,像是融化的冰淇淋,不断流淌。

    枝干上惟妙惟肖的人脸,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变为扭曲的苍老,隐隐发出咽气般的沙哑声音,出气多进气少的样子。

    嘭。

    吊在半空中的女弓箭手,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难以置信的看向老怪物,倒吸一口凉气,眼中有些迷茫不解。

    雷洛则来到女弓箭手身旁,在她慌张惊恐之色中,缭绕着月影怨灵黑烟的手掌,放到她的脚踝处。

    “你被感染了。”

    雷洛声音平静。

    这只佣兵团的其他人,纷纷看了过来,只有佣兵队长正不停向柯里昂老怪物道谢着。

    女弓箭手很年轻。

    看起来要比雷洛还要年轻,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,被雷洛这般抓住脚踝很不适应,但恐惧战胜了害羞,苍白脸颊颤抖中浮现出一抹羞红,亚麻黄波浪短发下的碧蓝双眸,充满期盼的看着雷洛。

    女魔法师焦急道:“寄生虫感染,恶性的吗?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雷洛想了想,手中微不足道太阳之力作为最精密手术刀,淡金色爪芒只有指甲刀大小,比起那些魔丘而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,首先切断了伸入女弓手体内的血管。

    “大师,这些寄生虫是什么?用什么方法处理?”

    雷洛高呼着。

    柯里昂死鱼眼瞥了女弓手一眼。

    “给她服用一瓶自然生命能量药剂就行了,自然能量对于这些血衍生物是致命剧毒,不过要注意排泄,接触到自然能量后他们会发生一些能量变化,发生硬化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金币,请救救我!”

    女孩赶忙拿出了一枚金币和十几枚银币,祈求的看着雷洛,抓住雷洛的手掌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雷洛手中一闪,小白和丽丽出现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?”

    小白差距到周围的诡异环境,本能不舒服

    雷洛嘿嘿一笑,拿出一枚铜币和一根试剂。

    “叫丽丽向这个小瓶子里尿一点,这个铜币就归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你说得是真的!”

    听到铜币,小白兴奋的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大一会儿,雷洛收下女弓手的金币和银币,拿着铜币的小白则兴奋的和丽丽回到了空间手镯里,不停念叨着九块奶油糖云云。

    目睹这般情景的众人,不禁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女弓手则面色有些难看,竟要喝那个小东西的尿?

    不过看到恐惧树后,她再也不敢犹豫,一口吞下了药剂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