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章 学者,三个层次

作者:一行白鹭上青天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格兰自然科学院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大师。”

    雷洛来到老怪物身后,专注求知的眼神,看了看萎靡将死状态的恐惧树后,又看向破碎虫巢的石化标本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老怪物无所事事样子。

    正不停用他那黑色指甲,戳弄着恐惧树树干上的一个变异熊头。

    黑色指甲每戳一下,熊头便会哀嚎的咆哮一声,愤怒的朝着老怪物咆哮着,不停的想要啃食老怪物手臂。

    老怪物似乎颇为享受怪物标本的哀嚎,不停想要反击却无可奈何的样子,欣赏着由愤怒转为惊恐绝望的过程。

    阴森笑声不停。

    雷洛深吸口气道:“这些寄生虫,就是恐惧树的变异元凶吗?”

    一大一小死鱼眼瞥了雷洛正在观察的寄生虫标本一眼。

    “这是血怖虫,夜幕污染的传播者,处于夜幕之地生物链最底层,却能对夜幕之地外的生物传染,逐渐将之转化为畸形的行尸走肉。”

    老怪物解释着。

    在几名佣兵惊恐的眼神中,雷洛和老怪物站在一块,竟现场开始解剖这棵怪树树枝上寄生的脑袋。

    残酷血腥的实验过程,一众小佣兵们不住的吞咽着口水,眼皮狂跳。

    恐怖树树干上大约六十几个各种各样脑袋,像果子一样悬挂着,作为外表恐怖的研究标本,生命力越强大,反抗得越激烈,越能够激起老怪物的兴趣,阴森兴奋的笑声持续不断。

    雷洛也跟着进入到这种狂热兴奋研究过程中,渐渐体会到学者播撒恐怖的快乐感。

    在理性学习的过程中,在探索知识的过程中,让这些所谓的强大恐怖生物们,感受到真正学者的恐怖,什么才是真正的恐怖。

    真是一种难言的兴奋感!

    雷洛发现了大量米粒大寄生虫。

    这些寄生虫密密麻寄生在在大脑中。

    放大镜下。

    这些寄生虫长度在0.1cm~0.2cm之间,脑袋占据身体长度的三分之二,口部是一个吸盘,雷洛能够看到吸盘里的细密牙齿,身体则大幅度退化,只有一些柔软触须。

    让雷洛注意的是,这个寄生虫的头顶,有一小截特殊触须,竟仿佛一道精神之光。

    雷洛想起了自己收藏的一个标本。

    正是日月魔眼金字塔一层内,与全析之眼美雅合力击杀的一只变异巨蟾,巨蟾拥有着相当强大置幻能力,能力便源自于其头顶上的诡异触须。

    此刻这些微观寄生生物头顶的特殊触须,似乎与这个标本有很大相似之处?

    而日月魔眼金字塔一层,显然是古兰妖精们研究了血衍文明的某些力量,开拓出的空间,因此里面的生物也与夜幕生物有着相似之处。

    “大师,您的意思是,这里还没有到污染区域?”

    老怪物黑色指甲的解剖过程,仿佛是一项艺术。

    在雷洛研究这些寄生虫的过程中,老怪物竟然已经完整解剖出熊怪的大脑,在其手掌心被一层暗淡黑雾包裹,饶有兴趣的欣赏着。

    “前面就差不多算是了。”

    老怪物边观察着熊头大脑,便回应道:“那些变异的血魔花,已经有了几分血眼树特性,你不要理会那些血魔花,去找变异源头,一旦找到血衍魔踪迹后,马上发动召唤降临术,我会第一时间赶到,最好能直接一网打尽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

    雷洛试探道:“那曾经荆棘森林的恐惧树传说,也是由这些血怖虫作祟?”

    “两三千年的事,那个时候学者才刚处于萌芽状态,只能从异族典籍和神殿赞歌中得到一些信息,那些记载里面根本没有学者的严禁数据,很难知道当时具体真相。”

    学者的强盛,不过是近几百年的事情而已,两三千年前的中古时期末尾,甚至连学者的X面具组织都没出现。

    想了想。

    雷洛拿出了日月魔眼金字塔一层的变异巨蟾的触须。

    “咦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正在研究熊脑的柯里昂转过头,对于标本具有更敏锐洞察力的他,惊讶过后,竟然饶有兴趣的观察研究起来。

    “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这截触须,竟被老怪物作为了控制核心,在手掌幽光的包裹中,控制着恐惧树中的血怖虫们,全部从恐怖树中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桀桀,桀桀桀桀!太有意思了!这竟然是个精神共振中转器官,快看,这个脑袋复活了!”

    随着恐惧树内残余的血蜱全部聚集在这个脑袋里,在雷洛和老怪物兴奋观察中,大量粘稠腥臭液体纷纷涌向这个干枯扭曲的佣兵脑袋,他竟然重新恢复了‘生机’。

    “大师,这东西,难道相当于蜂巢蜂王?”

    “看来多半是这样了,桀桀桀桀,先观察一下它的思维方式,看看能不能通过交流控制。”

    恐怖树干上,佣兵脑袋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眼珠像昆虫般360°转了一圈后,瞳孔才看向柯里昂和雷洛,嘴角露出一抹残酷邪恶。

    “我妈超爱我,你们也将成为我妈身体的一部分,哼哼哼哼。”

    老怪物和雷洛看向这个脑袋,却不约而同流露出一抹更加邪恶的残酷。

    “看来他的灵魂思维已经彻底丧失,只能凭借其他方法控制了。”

    老怪物掏出解剖台实验工具,各种手术刀、管钳、试管密密麻麻。

    “对对,小家伙,就保持这样的兴奋状态,一会儿燃烧生命力的过程可能会有点疼,忍一忍就好了,你可千万不要哭啊,桀桀桀桀。”

    不大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不,不,我痛,呜呜呜呜,我要告诉我妈妈,呜呜呜,放开我……”

    几名佣兵看着雷洛和老怪物,旁若无人解剖研究着恐怖树,割下了一个个扭曲的脑袋,又开始了各种惨无人道实验,眼皮狂跳,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佣兵小队的女魔法师实力并不算强。

    她跟在两人身后全程观看,不发一言,俨然已经成为了虚心求教的晚辈。

    她看着这个刚刚在众人面前还恐怖无比的怪物,转眼间竟在这两个陌生学者的解剖刀下,不住的哀嚎求饶着,灵魂中本能的不住恐惧着,看着他们进行着各种残酷实验,她在最初的心惊胆战后,内心竟生出许些自卑和灰暗。

    这两人才是真正的学者!

    而自己,只不过是一个魔法师而已。

    当初学院学习的时候,自己便沉迷于参加各种交际舞会,为家族爵位名利争斗不休,为一两件礼服和香水奢侈品暗暗得意骄傲,直到三年后毕业考核,一败涂地,自己才终于明白了导师所说的魔法师和学者区别。

    导师说过,所谓学者,共分为三个层次。

    第一层次,是魔法师。

    魔法师不过是掌握学术表层力量的人,将学者作为身份装饰品的贵族们而已,利用魔法师身份更好的享受生活而已。

    第二层次,是探索者。

    探索者们找到了自己的学术专研领域,他们是人类探索真理之树的中坚力量。。

    各大自然科学院知识储备库中,他们的学术知识论文贡献,占据了90%以上,这样的人往往每一百个学员,才会诞生一两个,也就是学员时期所谓的称谓者,成为这样的人不过是学者之路上的青年期而已。。

    第三个层次,是真正的学者。

    他们沉沦于真理知识探索的快乐中,执着于对未知的追求,将学者的探索生活作为自己的全部,除去探索真理知识外,他们几乎一无是处,也没有任何的兴趣爱好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面前,没有真正的恐惧,因为它们就是恐惧的缔造者!

    他们让一切自命为恐惧化身的怪诞生物,感受到什么是真正的恐惧,即使同为人类的其他人,在没有成为一位真正的学者前,也会被学者的疯癫狂热震撼,毛骨悚然!

    他们是时代的引领者。

    每一个这样的学者诞生,都将是人类学术知识的财富,他们几乎将各自领域的学术知识基础生生拔高了一个层次,甚至于像三大先驱者,将学者整体的真理根基提升了一个阶段!

    可惜,真正的学者太少了。

    绝大多数所谓学者,只是魔法师而已。

    就像这个世界一样,绝大多数都是碌碌无为者,沉迷于自己的生活享受中。

    她一直不太明白,导师说得真正的学者是什么状态。

    世上会有这样的人?

    听导师的意思,似乎这种学者已经不再是人类了,人类怎么可能会因为知识和习性,与其他人类产生巨大差异?

    直到此刻,她从这两个人的身上,似乎看到了导师所指。

    同为学者,同为人类。

    但此刻的她,竟然对这两个人的对话内容、实验过程,思维方式,产生了一丝丝毛骨悚然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